转身回望伊人处

caidaomen

普通會員
已加入
4/12/13
訊息
0
互動分數
0
點數
0
年齡
42
  在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着内心深处最渴望实现的信仰。那不是梦,是理想。
  小诗的数学成绩在班里在级别段里总是名列前茅,直到高二。心中的梦想太多了,有想过当数学家,当政治家,当文学家,当医生等等。最多的最近的理想则是考个理想的名牌大学,作为实现远大理想的起点。
  
  那时候过的多么愉悦,多么纯真,多么开心!人生总是那么不尽人意。上了高三,他开始了恋爱。他的成绩也因这场恋爱而呈直线下降,虽然还不至于保不住及格。于是小诗三天两头被数理化老师教育,被班主任开导,被家人训。可是他已经麻木了,执著的性格让他对数学开始疏远。虽然成绩在别人眼里还算是个成绩。
  有一天,校园里的铃声如期的响了起来。操场上踢球弄得满头大汗的学友们,长廊里谈情说爱正酣的鸳鸯蝴蝶们;忽然如风一般地往教室里跑去。小诗是个好学生,他爱静。下课的时间,他一般不爱乱跑,只爱安静地看书,窗外的风景,想奥数里他没想通的难题。
  “都静一静,静一静!肃静!今天呢,我给大家念一下本次月考的作文成绩单。”班主任柳老师站在讲台上对着台下60名学生喊道。
  “第一名,来自小诗同学的诗歌体散文《海边的风》,第二名,来自彩儿的《父亲》,第三名来自马翔宇的《母亲的爱》。暂时先告诉你们这前三名。”听着台上班主任柳老师念到自己的作文竟然是第一名,在全班60名学生里。小诗放下了对于那道关于余弦定律的函数题的思考,刚刚的声音让小诗心里一阵讶异,随之是激动地向对着天空高歌一曲。
  “都给我安静,还有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我们班的小诗同学的作文《海边的风》也登上了高三年纪级别段的第一名,大家向他鼓掌!小诗,你等下课后到政教处去领奖吧!”忽然柳老师话锋一转对着傻笑的小诗说道。
  “好,好,小诗太棒了。哦,YES,你太牛了!”各种各样的表扬小诗的话源源不断地在他耳朵里流淌着。
  “好了,安静。下面我们学习《廉颇蔺相如列传》。”随着柳老师的一声吼,班里的表扬声,议论声立即停止。30分钟马上过去了,小诗怀着激动的心情往政教处走去。
  “你就是上学期全二年级奥数比赛的第4名?恩,有志气,没想到你的文章也写的那么好。好好加油,孩子!说不定明年的北大,清华也有你的录取通知书。”政教处宋处长语重心长地对着小诗说道。
  “谢谢老师,我会的。”
  “这是你的奖品,希望你好好珍惜。好好学习,将来好报效国家!”听着主任语重心长地教导,小诗心中充满了使不尽的昂扬斗志。奖品是一张特制的奖状,一本装裱非凡的《泰戈尔作品集》和一只国产名牌贵冠钢笔。拿着这些虽然价值不是连城的奖品,小诗准备打道回府。不巧的是,班主任也刚好来了。
  “小诗,你是最棒的,好好学习,老师支持你!呵呵,宋主任我也没想到一个理科生竟然会写出这么棒的文章来,他为我们班带来了荣誉啊。”柳芳菲开心地笑着说。
  “恩,是啊,这个孩子的悟性很高,将来肯定是个可塑之才啊!”小诗听着班主任和宋主任你一句我一句的夸自己,感觉真是不好意思。
  片刻后,小诗跟着班主任回了她的办公室。
  “小诗啊,老师呢,也有一份奖励要送给你,把手伸过来。”
  “哦,啊,谢谢老师。这我可不能要啊,这是您最喜欢的书“
  “没事的,为了鼓励你好好学习,这算得了什么呀。老师没什么好东西送给你,就送你这本书吧。是老师的鼓励和对你的期望。你就拿去吧。”小诗没想到自己的《海边的风》竟然换了两本书,一本是《泰戈尔作品集》,一本是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看着老师那美丽的双眼流露的期望,小诗竟然一动不动地看着,就这样大不敬地肆无忌惮地看着老师的双眼。晕啊,对恋爱不太懂的小诗,就这样跟班主任流老师对上了眼儿。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不会是很久。
  “你回去吧,别傻站那儿了,老看着我干啥啊。”柳老师下逐客令了。
  “哦。”小诗很二地点了点头,就转身走了。刚走出办公室,分明听到了办公室里传来:“小诗同学真是太可爱了!”那个声音他知道是从班主任口里发出的,从此上课的时候小诗的精力便全部放到了期待语文课的到来上。可以看到班主任啊,那样子他心里好幸福,好开心。
  就这样几个月过去了,小诗的成绩一落千丈。考试的时候有些题分明也会做,但是时常在他耳边传来的班主任那柔情的话语让他迷惑,题也答非所问。到了最后本来会做的题也变成了不会做的。按理说小诗的基础好,不应该会差的一塌糊涂啊。可是发考试卷的时候,小诗受到的批评也越来越多,老师们都知道他是个好苗子,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了高三开始上课精力极度不集中。时常发呆,发愣。此事也惊动了小诗的父母,父母为此也是担心不已,也是每个周末地就教育小诗。
  可是还是不行,小诗就像是招了魔似地摊上了人家班主任柳老师。你看这事儿弄的啊,真叫一个难说。而心里憋得难受的小诗,别看平日里那么安静,原来他是个对感情执著的要死的人。
  某个夜黑风高的夜里,趁着夜自习纪律组组长睡着的间隙。小诗竟然从教室里伴随着那些爱玩儿的学生们一起瞧瞧溜出了教室。和小诗一起的同班学生们是出去打台球啊,谈恋爱啊,去新开的网吧啊什么的。而小诗则是往大部分学生不喜欢的办公室溜去。别人或许真的是玩儿,可他却是来真的了。因为实在是憋的难受啊。那三个字,实在是憋死人了。
  办公室里的灯微微地亮着。风一吹,一个白衣素雪的女子在风中摇曳的灯光里显得那么风华绝代。对,那就是小诗要表白的对象—班主任-柳老师。一个只比小柳大4岁的女孩子。
  “咚咚。”小诗胆怯地敲了两下门,在确定屋里只是她一个人的时候。
  “进来吧,”他扭手蹑脚地进了办公室。
  望着坐在靠椅上一袭白衣的少女,小诗彻底呆住了。竟然开始有点语无伦次。
  “你不在教室里上夜自习,跑办公室干啥?有什么问题要老师我帮你解答的吗?”笑得那么美丽,如一朵艳丽的水仙。
  “哦,我想对老师说,我爱你!”别看小诗平日里那么柔气,竟然说“我爱你”那三个字的时候那么理直气壮。
  “说啥?”这下轮到了柳老师彻底懵了!忽如其来的直接性打击让她一时气的说不出话来。
  “你这个混蛋,你先回去。回头我再收拾你。”柳老师杏目圆瞪地娇慎了一句。
  “反正你阻止不了我爱你。”临走竟然还不知羞地放大声音说了一遍,唯恐全世界不知道他那是在表白对女子的一片痴意。
  柳老师心里这个难受啊,又不能对谁说,心里对小诗的那个失望啊。原来小诗的一切变化是因为自己啊。是因为村上春树的那本《挪威的森林》啊。柳老师却定是自己的”错“了。决定哪天找个时间专门去教育教育小诗一下。
  又某一个夜黑风高的夜里。操场上,两个黑影如此鬼鬼祟祟,看上去这般偷偷摸摸。像是约会的公猫和母猫那样,只有两双眸子在夜的寂静里流动着异彩。轻踮着轻盈的舞步。
  “小诗,你给我听好了,老师给你的书不是让你去学习书里那些不好的情节。是让你学会书的作者的那种那种写法,你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好好学习,知道吗?你若再这样子下去还怎么上名牌大学?你拿什么去报答你的父母?你就彻底完了啊!”小柳老师一开始就进入了她的苦口婆心的劝说主题。
  听着老师的那些话,小诗心里一阵痛。也曾想过自己的父母给自己的希望有多大,想到了自己现在的成绩。他就心里一阵阵不是滋味。风吹着两个人的身体,两个人在风中不禁同时一颤。两个身体不知何时竟然抱在了一起。这可是小诗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和胆识,竟然这样子放肆地拥着授业恩师的身体。
  “你,你放开。快放手,不然我喊了,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无药可救了!我们不能的,你知道吗?我们根本不可能的,别成天净想着乱七八糟的事儿,想一想你的学习吧。小诗同学。”
  “哦。”小诗忽然疯狂地向着黑夜里的班主任吻了下去。这一刻世界变得更加寂静了,只有风在不解风情的吹着。只有一个妙龄少女的心如猫抓着那样,凌乱不堪。“呜呜,……”小诗竟然把班主任给欺负哭了,小许也赶快放开柳老师。对峙着,就这样在黑夜里静静地对峙着,在黑夜的遮掩下。
  “咦,那边的是人吗?别装神弄鬼的。都给我出来!”不知何时一个高亢的男生的声音从远方传来。“哦,原来是两个小色鬼在偷情啊。好了,不打扰你们了。亲爱的,帅哥美女,再见,祝你们玩儿得愉快!”这一声狼叫声可是把柳老师给吓坏了,幸亏他没有过来,否则那就不好收场了。老师那柔弱的身子在风中颤抖着,转身疯了似地向着教职人员宿舍的方向跑去。就这样,从此以后这两个师生的话也越来越少。
  见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少,有时候,老师竟然被学生给吓得躲得远远的。因为她还没见过有那个学生竟然这么胆大包天,老师的肉都敢吃。
  “高考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了,希望大家向着心中的理想之门拼搏!”班主任说了简短的几句高考冲刺鼓励的话后,便默默走出了教室。因为一个男生让他整天过着憔悴和偷偷摸摸的生活。当她走到教室拐角的时候,一个她不愿意看到的影子像风一样地从她身后扑了过来,没错是小诗。但是这次他没有上次那般放肆。只是深情地注视着想要绕道而逃的那个女人。此刻小诗的心中完全把善良美丽的柳芳菲当成了自己的女人,不容任何人亵渎。
  “够了,小诗。别在闹了,快回去上自习去!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胡斯乱想?有能耐考上清华了再来找我。”
  “我只问你一句,你到底在心里有没有爱过我?”小诗坚持着自己的坚持。
  “别说了,老师我求你了,放过我吧。我求你了,那种爱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别糊涂了。”柳芳菲被小诗给逼得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快,泪水竟然不经而流。而小诗还那么傻傻地逼着她。
  “不,我一定要说,我一定要问问你!”柳芳菲擦着眼泪扭头就走了,只剩下一个痴情的傻瓜在原地。
  仿佛是来到了天堂,又仿佛到了地狱。世界竟然一瞬间变得扑朔迷离。
  只一瞬间,小诗从3楼的护栏边,一跃而起,纵身跳了下去。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答案会是这种结果。下坠的一瞬间他仿佛从心里听到了那个白衣素雪的女子在不停地对他说:“我爱你!”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省人民医院里的住院部了。身边父母,校长,再没了任何一个人。为什么她没来?小诗在心里忽然强烈地问着自己,他多想问问自己的父母,问问校长。可是考虑到她的名誉,还是没问。
  “她自动请辞了,这件事我也不知道缘由,她这么年轻,教学能力也非常突出,优秀!竟然一声不吭地走了!哎,可惜了一个才女啊!”校长不停地摇着头,两眼不停地打量着小诗的一举一动。
  “你要在床上躺上半年了。以后不要再做傻事儿了。孩子,你还年轻,路还长着呢!”校长突然语重心长地对着小诗说。
  听到这个消息,小诗的眼泪将近狂涌而出。自己的荒唐地爱竟然换来的是这种可悲的结果,害的班主任丢掉她的工作。我们的感情也从此就要结束了吗?他想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双脚打满了厚厚的石膏。痛钻心地传遍全身,和着心口的痛,折磨着自己。
  “孩子啊,你怎么这么糊涂啊。”母亲已经哭的不成样子了,他慈祥地摸着小诗的头,怜爱地说。
  “再这么混蛋,就自己去死吧,别再连累这个家了,连累别人了。整天教育你的道理你都当成屁给放了吗?”一向严厉的父亲把小诗给吼得更加无脸见人。他低下了头,这次眼泪是真的,自然而出。白色的棉被也湿润了一大片。
  “还哭,竟给老子丢人!”小诗的脸上忽然传来了刺痛的声响。那是父亲的大手在时隔10年第一次动怒。小诗知道了自己真的是激怒了父亲,彻底伤了父母的心,自己原来真的做了一件愚蠢到家的事情。
  “别打了,孩子都成这样了,你要打死他啊。”母亲赶紧拉住父亲又要抡起的巴掌,校长也赶快拉住了父亲。
  “这孩子可能是恋爱了吧!哎,别打了,不是孩子的错,也不是老师的错。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孩子的医疗费校方出。别再打孩子了,他始终还是个孩子啊。小诗你还想上学的话,明年叔叔给你推荐到H市的一所重点中学去,你看怎么样?”
  聪明的小诗听出了校长的意思,当然这件事若是被外界知道一定会穿的沸沸扬扬。这件事看似没有惹出太大的影响来,可是一定对学校的声誉不好。在此刻,他懂得,他知道,每个人活到这个世界都是那么不容易。
  无聊的日子一天天地过去着。
  “咚咚……”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她出现了,在母亲打开门的那一瞬间。
  “你别动,小诗。老师没有告诉你,老师已经有了男朋友了,过完年我们就结婚了。好好养病,伯母好好照顾小诗,他是个聪明的孩子。就是犯了一个谁都会犯的错,只是太执着了。是我害了他。小诗,我害的你好惨,你打老师吧,你打老师吧。”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老师,小诗忽然变得冷静起来。他笑了,想站起身来去扶起爬在床前的熟悉女子。母亲看出来,她代劳了。
  “我是个混蛋,老师。是我害的你失去了工作,害的你丢了颜面。”我不停地打着自己的脸,那么清脆,那么无力,虽然脚还是不能动,可是手还是可以动的。
  “别打了,小诗,老师没事的。老师不怪你,老师不怪你。你要是觉得真的亏欠了我什么,那么你就把你的散文诗歌文学走出去。老师相信你,无论以后你走的多远,你的文学一定会走出去的。为自己争光,为老师争光!为国争光!”
  “恩,老师。谢谢你的大度。谢谢你”这次师生终于来了一次纯师生关系的那种拥抱。
  良久,母亲把柳老师送出了病房。
  窗前,我目送柳老师默默走远,知道消逝在雨的尽头,伞却挡住了我忧愁的泪。
  “孩子,你确定你不上学了吗?”母亲关切地问道。
  “恩,妈。我不上了。”
  “那就早点走进社会,领悟人生去吧,一样学习更多的知识。”父亲接着微笑着说。
  一年以后,某个黄昏。天边的云彩里飘着我逝去的爱情,我的心情开始慢慢变的开朗起来。
  “小诗,你腿也好了,别整天憋家里了!咱们出去活动活动?对你的脚的恢复还是有很多好处的。”邻居家的小波,和邻村的小山他们都和我一样,辍学在家了,只不过比小诗早辍学几年而已。不同的是,他们是初三辍学在家,而小诗是高三。但是都是一起长大的好兄弟。
  “恩,好啊。妈,我和小波他们出去玩会儿,吃饭的时候就回来。”
  “去吧,去吧,看你整天在家呆着,我也怕你闷出病来呢。适量运动。”
  “恩,妈,我们出去了!”
  “婶婶再见!”
  我们几个好兄弟很快就出现在镇子上最繁华的那条街道上,距离我毕业的那所外语高中那么近。
  “嘿,伙计,你知道不?咱们镇上开了一家新网吧,机器特牛,网速特别快。要不要去看看,整天打台球太没意思了。你们说呢?”
  “啊,你听谁说的啊,我怎么不知道啊。”小山疑惑地问道,路边的垂柳的枝条随风刚好来到了他的嘴中。逗得我们好一顿哈哈大笑。
  “笑,笑个屁,你还没说啥时候开的啊。”
  “昨天下午才开的啊,你们是不知道啊,还是不知道啊,还是真不知道啊?”小波就像是个记者张牙舞爪地向小山解答者疑惑。
  “切,去就去,谁怕谁。”
  一路的店铺,忙碌的人们东来西往,耳边不时传来着车鸣声。小镇一年未见,越来越繁华了起来,小诗的心也一路走来也变得更加忧郁起来。脑海里浮现着刚刚路过的母校。那天的场景如同电影一样不停在他脑海浮现,尽管他极度不愿意去想。
  很快他们就道了这个传说中的绿色网吧。一进门,嚯,人满为患啊。等了小半会儿,我们终于等来了几台空着的机子。便各自找好位置做了下来。
  小诗从来没有接触过网络这东西啊,看着四周陌生的环境。这边是抽烟的少女激情地拍着电脑桌上的键盘,不停地尖叫着她听不懂的词语;那边是一群人围着观看一部最新三维的动画电影,看得口水横流。小波打着小诗不懂的游戏,经过小山的介绍小诗才知道小波玩的是当下最非常火的《大话西游》。而他的右边小山跟小诗介绍完也打开了一个陌生的窗口,窗口里忽然跳动着几个头像。经过小山的介绍,他终于初识了QQ。看着两边好友的激情的玩着,他不忍心打扰两个好朋友的美好时光。干脆霸占着台机子,看着小山不时地和一个女孩儿开心地聊着天,在瞥一眼小波游戏里精彩的打斗场面。
  或许是老老实盯着自己看,小山意识到了自己的这个伙伴还是个互联网的雏儿呢。于是乎,不好意思地问小诗想玩儿什么,小诗只是回答他自己的心情不好。无奈下小山就干脆在google打了三个字:好心情。这三个字看着是那么刺眼。
  “停,停,就是这个好心情中文原创文学网咯。你教教我怎么看上面的文章。”小诗突然激动地拉着小山的手。变成了一个很好学的孩子。
  “哦,看你激动的。至于吗你。首先你先学用鼠标都可以了,我教你怎么用鼠标。就是这样,哦,对,对,真聪明。”很快他学会了前进和后退,但是打字太慢了。由于时间的关系,只要好让小山帮忙申请了一个好心情的账号。
  就这样九年了过去了,小诗一直沿用着他九年前申请的这个号,和那个伤感的笔名,从未改动。
  转身回望伊人处,诗歌竟是多年的梦想。